联系我们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引发全球对美国稳定美元币值能力的质疑

时间:2019-05-23 11:21 作者:admin 点击:

中国加入到全球产业链之中,对原有的多边规则形成了冲击,这是毋庸讳言的,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巨大的经济体量,另一方面,据美国和欧盟的观点,更主要的是因为中国的经济体制和经济政策与发达国家有较大差别,如对国有企业的补贴等,从而导致了竞争的不公平。这也是本轮WTO改革和中美贸易谈判的核心话题。
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是打开“潘多拉魔盒”的钥匙,美元流动性的开启是贸易失衡的底层逻辑,贸易失衡是货币体系失衡的外在表现,当然,它也是以WTO为代表的多边贸易规则的内生现象,并因金融自由化和全球化而被放大。货币失衡、贸易失衡和金融失衡各有其演化的路径,而又彼此相连。
首先,货币失衡。国际货币体系结构性失衡表现为美元的绝对霸权,具体体现为“特里芬难题”、“三元悖论”和全球流动性过剩。
“特里芬难题”讲的是美元供求与汇率稳定的矛盾,美元国际货币职能的发挥要求其供给对需求的适应,要求美元必须源源不断地流出,这导致了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元流动性的扩张,特别是本轮金融危机前后。同时,美元持续外流又对应着美国经常账户逆差的扩张,引发全球对美国稳定美元币值能力的质疑。
蒙代尔提出的“三元悖论”实际上也是国际货币体系失衡衍生出的一个问题,它描述的是主权货币汇率稳定、资本自由流动和国内货币政策独立之间的矛盾,三者居其二。布雷顿森林体系下,美国承担着维护美元-黄金比价的责任,其他主权货币盯住美元,实行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;而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,美元流动性不再受到约束,全球进入到浮动汇率时代,以维持资本的自由流动和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,但各国仍然设置了汇率浮动的合理区间,稳定汇率的成本转而由其他国家(或地区)来承担。1980年代之后,新兴市场国家频繁爆发金融危机,这使得她们重返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,而要想维护汇率稳定,就必须通过对美的贸易顺差获得美元储备。最新的案例是,2018年,因为缺乏足够的美元储备,阿根廷和土耳其发生货币危机。
其次,贸易失衡。它不仅是国际货币体系失衡的直接结果,还与多边贸易规则,以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有关。
WTO是建立在9大基本原则之下的框架性协议,比较抽象,原则之一便是“对等”(reciprocal),国内常翻译成“互惠”,这造成了不小的误解。“对等”的意思是,你征5%的关税,我也征5%的关税,而“互惠”则不需要完全相等,只要双方在不相等的关税下都可以实现“帕累托改进”就可以,比如中国对美国的汽车征收15%的关税,美国对中国的汽车征收5%的关税,只要双边的出口商都有利润,那就是“互惠”,但它不是对等,所以特朗普现在的要求是“对等”。